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穆拉本命谁拆跟谁急

【主穆拉】Miss the old days, but go straight#1

-这是一个回到过去的故事

菲利普提着公文包走下楼梯,空气中弥漫着煎蛋的香气。明明每天早上起床都有伴侣做好的早餐放在桌上是再不过幸福的事情,但天天重复的情节只让他感到厌烦。

这是他和托马斯穆勒在一起的第三年。

走到客厅,托马斯的拖鞋静静地躺在门边。菲利普早已习惯了天天见不到他的日子,托马斯总是深夜才回来,早上又早早离去。菲利普知道托马斯会每天早上七点半起床,做早餐,然后坐在沙发上翻看送过来的早报,在八点十五的时候打领带,打包好早餐,在时钟的分针跳到二十分的时候准时出门,把拖鞋摆的整整齐齐,就好像之前的每天早上一样。菲利普也渐渐习惯了他们每个星期说的话不超过十句,说是情侣,在聚会上拉着手亲密无间,其实触碰根本没有动心的感觉。菲利普早就厌倦了这种生活,厌倦到他根本不想站在口口声声说爱的人的面前告诉他多么无聊,告诉他多么无所谓,告诉他其实三年前他只是觉得太空虚,告诉他其实他只是一个替代品。

只是因为托马斯在他最受伤的时候恰好出现在了他面前。

 

三年前的平安夜,菲利普倒在酒吧里醉得不省人事,他的爱人要离开他去到另外一个国度,他的爱人要娶那个漂亮的金发女人,他口口声声说还爱他,只爱他,下一秒就要远走高飞再也不见。

事情总是发生得太快,太出人意料,太猝不及防。

酒吧半夜打烊时就剩下两个人,菲利普蜷缩成一团倒在沙发上,与旁边耀眼的彩色Disco显得格格不入,另外一个人就是托马斯穆勒。当时托马斯还很清醒,从菲利普的上衣口袋里面找到了他的名片地址,开车把他送回了家。托马斯只是纯粹当一次好人,或许他只是怕这个小个子男人被酒管扔在大街上或者走路不稳被车撞到,并没有什么非分之想。然而他在把菲利普放到床上,准备转身出门时,被身后的人拉住了衣脚。身后的人叫他不要走,在他转过身来时吻上了他的双唇。醉酒的人笨拙地拉扯着托马斯的衬衫,轻轻蹭着他的裆部。渐渐托马斯也被撩起了兴致,将他扑倒在床上,起初他还仍有自责之感,毕竟在人家醉倒时占了人家便宜,但这种愧疚在面前的棕发男人浑身潮红口中呢喃着我要你时消失的一干二净。菲利普不知道当时眼中溢满生理泪水的他在托马斯的眼中是一盘多美味的山珍海味,恨不得吸血蚀骨,啃食得干干净净。

第二天早上菲利普在浑身酸痛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面前衣着整齐的人时,干的第一件事不是尖叫,说的第一句话不是早安,他说,不如我们在一起吧。

面前的人出乎意料地也点了点头。

他还隐隐约约地记得,那天他扶着腰走下楼梯时,空气中弥漫的仍然是煎蛋的香气,他并没有觉得感动,只是觉得矫情。

T.B.C.

评论
热度(14)

©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