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穆拉本命谁拆跟谁急

【罗戴厄】薛定谔把妹法(一发完结)

喜欢嗷嗷嗷√

黑域理论。:

OOC预警 OOC预警 OOC预警


感觉更像是堆哥把票妹的戏码。


灵感来源的话,应该就是我在查协方差矩阵的时候无意中翻到了科学松鼠会。


设定挺荒唐,带一半的自我吐槽,我也没有仔细抠,所以这篇文看上去更像是记梗【。只是想写写一群大学生踢足球,一本正经胡说八道这样的设定,夹带私货。【然后依旧...这里文科生...求善待。


发文之前想请GN们务必戳开这个BGM...撸粥的《香槟超新星》有条件建议LOOP


请不要在意脑回路...因为我写的时候也没有那么认真去思考脑回路...只是想着好玩就写来博君一笑XD


就看着当个不太好笑的故事吧~


——


【0】


无论在怎么样的学校里,克里斯支持梅苏特留下来当他的搭档都是一种让人无比惊讶的选择。


我说的不是什么简单的拍档,不是平日里冗长又繁琐的实验,不是企业模型,不是社会实践的调查报告,哦对当然也不是你画我猜。


自然是校队的足球。


 


虽然这几乎是在仓促中作出的选择,这个大一学生能够留在校队也是够让人感到惊讶了。


而且还是一个物理学院的大一生。


 


他们所在的学校是一所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大的综合性大学,学院多,所以足球队多。曾经有传说,校足球队已经被机械、文学,音乐...这些学院包揽,虽然不至于在每年的学校内的联赛中毫无悬念地获得冠军,但是总是一支,莫名出众的竞争力。


物理学院的足球队是另外一支。


物理学院的学生留在校足球队是一件很奇怪的事。


 


这件事奇怪到让人费解,却也让人惊讶。费解的事前面已经花了好久来说明,惊讶的是这个略显得有些沉默的大一新生,籍籍无名的梅苏特·厄齐尔,没有人知道他是怎么能和校足球队一群尽力旺盛的大三学生,好好相处的。


我也不知道。


然而惊异的事就让它继续惊异去。


我只知道在这个时候,中午的太阳还是有些晒,足球场绿油油的,他们一群人在旁边的树荫下喝着汽水,坐着乘凉。冰凉的液体里掺着的是能重新掰扯活他们五脏六腑的活力与能量。


他们望着过往的行人,他们说着笑聊着天。讲着荤段子,给路过的眼前一亮的妹子打分。


他们聊着各自想到的追女生的方法,无论是异想天开的还是最实际的。


往往梅苏特的方法最不明觉厉。


来自物理系的中场有着不知道是怎么样的脑回路,摆着一张“这似乎不算什么”的脸一本正经地讲着类似胡说八道的理论。


比如说薛定谔把妹法。


“假设你每天早上抛硬币,让概率来决定你是否为你想把的妹子送早餐。”


“....?”


“这样时间长了,当她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的时候,在她脑海里,你都会处于一种从天而降的天使还是反复无常的混蛋的叠加状态。”


“.....”- -。


“这样久而久之,你想把的人自然会被你的神秘吸引到。”


“..........”


“他们告诉我这叫做薛定谔把妹法。”


梅苏特看着他的队友,扫过克里斯的眼睛的时候当事人觉得那视线似乎停留了一下。他们有的听着想到扯掉脑门上太过明显的三条黑线,有的侧过脑袋问着旁边的人薛定谔是他要追的那个女生么?半晌沉默之后,卡里姆被萨米用胳膊肘顶着暗示着“喂...该笑了!”旁边克里斯没有征兆地哈哈哈哈地笑出声来。


虽然事后他笑着回忆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那么好笑。


 


【1】


让人不穿衣服都觉得不湿不冷,不热不躁的天气,这个时候,校队训练的那块操场上,滚在草皮上的无论是足球还是球员感觉都无比地好。他们就这样,身上淌着汗水和青草的香味,脑子里是运动过后发烫的神经,那还停留在活跃的状态。沉下来的天色在慢慢给他们降温。


训练结束的时候克里斯拾起他方才一时猴急撂在场边的衣服,拍了拍上面青草的屑儿,他们全身都像是被汗水浸湿着,窸窣间一队的青年挤在一堆说说笑笑,像是一团乌烟瘴气,却又是一团让人觉得精神勃发的乌烟瘴气,他们聊着训练后去学院附近的哪个酒吧坐坐,喝喝啤酒。梅苏特像是没有在意,他只是捡起丢在克里斯衣服旁边的水壶,喝了起来。


问梅苏特和不和他们一起去的是塞尔吉奥,那个时候土耳其人把外套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刚刚仰头喝完水壶里的水。克里斯瞥了一眼,记不清楚是是土耳其人的眼神清亮还是从他嘴角淌下来的水珠子的反光。大一新生似乎也瞟了一眼他,中间沉默思考的时间太长,这让克里斯有一种他似乎用五秒听清楚了这个问题,用五秒抛了一次硬币才给出最终答案的错觉。


“好啊。”


好在最后的答案是肯定的。


 


然而其实就算一起出去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意义,梅苏特并不是寡言沉默的人,只是在他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更多的是他们话题中那些笑点的接收者,要么就是冷不防的一句吐槽让气氛变得更好或者在外人看来更糟。再比如就是这样的时候,他们三三两两地坐在吧台边上,原本坐在他们中间的人也觉得他自己打搅了气氛,于是走开。他们在酒吧里喧哗着,零零散散地聊天,漫无目地与毫无意义的那种。


他们从短袖子,聊到白胳膊,聊到全裸体,聊到泰坦尼克号,聊到电影里把妹的方法,聊到美丽心灵。*


“约翰·纳什真的是从酒吧里得出的博弈论么?”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问题却是被梅苏特说清楚的。他看过那奇怪的电影,他似乎看过很多电影。


“至少电影里是这么说的。”梅苏特眼睛转了转认真想了想。“虽然...挺下流的。”


大家都看着他。


“假如酒吧里有五位女孩,只有一位是...7分以上的。”梅苏特说着看了看四周低头笑了笑。“倘若有四个人,他们如果都去追求那位7分以上的女孩,最多只能有一位能够得到成功。”“但剩下三位再转去追求别的女孩的时候,那似乎已经太晚了。”“因为没有女孩喜欢当第二选择。”


“所以如果要获利最大,不如最先开始大家都冷落那个7分以上的女孩去追求那些7分以下的。”“纳什均衡论。”


众人安静了两秒,不知道从哪反驳。


剩下的时间里他们都在争论梅苏特找到女朋友的可能性,克里斯呆在那愣了愣,看了看旁边喝了口啤酒看他们继续闲聊的梅苏特。


葡萄牙人陷入了沉思。


刚刚那理论似乎很有道理的样子...!


 


【2】


梅苏特主修的是量子力学,除了训练和上课,他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虐翻他们学院其他人的FIFA。克里斯去找过他,那个时候一年级的土耳其人和他学天体物理的室友玩着足球相关的桌游。


手快的时候球会被铲到奇怪的边线上去,经过一系列奇怪的变线与弹跳,某一次咯嘣一下弹在克里斯的脑门上。深色皮肤的葡萄牙人杵在那许久叮嘱着自己保持微笑,不要发火。他忙着庆幸自己没有被弄乱的发型,问着他本来来这要问的问题。


“过几天就要放假了,队里面想要在平常每周训练的那天晚上再出来一趟...算是提前在一起过圣诞节。”


提前在一起过圣诞节,克里斯说出这样的理由的自己时候都觉得荒唐可笑。


他只是觉得这个一年级的队友有些好玩,所以自告奋勇说一起出去玩的消息他可以顺路跑去亲自问他。


梅苏特呆在那一阵子,看着他应该是在理解他说的话,要不然就是在掷硬币。只是这次的答案是否定的。


“抱歉我估计要复习考试...”这是梅苏特给他的答复,然后补了一记让克里斯猝不及防的刀“而且...我不过圣诞节。”


 


他闷声闷气地趴在吧台边上把小鲷鱼为什么没来的理由重复了一遍。


“他说他要过圣诞节所以要复习考试...”“不对他说他不想过圣诞节所以要复习考试...”“呸呸呸,他说他不过圣诞节而且要复习考试!”


这都什么跟什么。


“你跟梅苏特说是出来过圣诞节的?”卡里姆问了一句。


“恩。”克里斯猛地抬头回答。


法国人扶着脑袋像是看到猪队友一样摇摇头。“操...他和我一样,是穆斯林啊,过什么圣诞节...”


“...”克里斯像是接收了什么信息量一样在那喝下半瓶啤酒。


操我怎么知道他是穆斯林?我才认识他一个学期...!


 


然而那天梅苏特还是没让他太扫兴。


他们玩到很晚,估摸着校舍外走廊的灯都要关了,酒吧外面有些寂静。


手机铃声响的时候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吓了一跳,一来周围太过安静,二来他刚刚听塞尔吉奥讲了个鬼故事,有点神经兮兮的。


梅苏特的电话,说如果不打扰的话叫他去天体物理的实验楼一趟,反正那离他在的地方不远。


“怎么了?这么晚了。”他在不远处就看到了还亮堂的一楼实验室和站在门口台阶上不知道望着哪的梅苏特。


“我的实验结果,你请我过圣诞节,我想我可以送给你当圣诞礼物。”


他被领到那个还亮着的实验室。


面前是巨大的粒子对撞机,还有那些奇奇怪怪他叫不上名字的仪器。满实验室都是用图钉钉着的实验数据,这给克里斯一种比起电脑,物理学院学生的脑子更好使的错觉。


“你送我你实验课的结果?”


“对啊...”梅苏特笑笑说...“我觉得会蛮好看的吧。”


克里斯用眼神问着这是什么。


“哦...是香槟色的超新星啊...”


 


【3】


克里斯觉得他挺喜欢和梅苏特一起。


他喜欢和梅苏特一起踢球,在球场上的时候,那个在他身后奔跑的人脑子里不知道装的是物理还是足球,然而突如其来的灵光一闪的传球总能在乱局中撕裂对手的防线,带来会心一击的助攻。


他喜欢和梅苏特一起外出,虽然他们也只是在集体活动里一起外出过。梅苏特有的时候像是睁着眼睛说瞎话的理论他听着觉得离谱又有趣,或许他就喜欢这样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他还记得梅苏特讲的那个稻草人的故事*,那是梅苏特连续几个星期训练后答应的一起出去郊游。


“鸟并不怕稻草人,它们喜欢它。”梅苏特这样讲着。“他们飞过稻草人的时候,其实都在笑。”“他们会在风里相互说好...农夫都扎了个稻草人让我们开心了,我们就不要去烦他了吧!”


这个故事离谱又有意思。


 


【4】


克里斯不喜欢梅苏特不答应和他们一起外出。


那感觉像是最喜欢的节目里少了一些精彩的环节,像是点着最喜欢的套餐结果餐厅说他最喜欢的配菜没有了。


那感觉太过不好。


然而梅苏特和他们外出的几率就像是抛硬币一样随机。这让克里斯心情变好的几率也像是抛硬币一样随机。


于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的奇怪的日子里,梅苏特没有说出自己是否决定外出之前就像是一个答应外出与不答应外出的叠加状态,在那之前克里斯未来数个小时的心情也处于一种好与不好的叠加状态。


这种叠加状态让他觉得忐忑不安。


终于,在又一个梅苏特训练完就窝回校舍打FIFA的训练日的晚上。葡萄牙人辗转反侧地想着好多事情差不多把自己滚成了擀面杖。


他想到梅苏特最开始来校队的时候说的把妹方法。


梅苏特说,这样时间长了,把妹的人在妹子的脑海里会自动处于一种从天而降的天使还是反复无常的混蛋的叠加状态。


 


他一个激灵地翻身起来摸出电话,按下号码的时候似乎不加犹豫,也没有看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


“薛定谔把妹法...你是真的在用么?”


电话那边的声音默默糊糊带着不悦“...恩?”


“就是那个...薛定谔把妹法...”这个时候他倒想起来了紧张。“我想问...你真的对别人用过么?”


电话那边迷迷糊糊的哼哼不见了,克里斯能够听到土耳其人噗嗤笑出来的喘气声。


“我在对你用算么。”




....


土耳其人在问了还有没有其他问题得到否定的回答之后说了晚安收了线。


葡萄牙人挂上电话把手机一气之下不知道甩在哪。


他沉下来的脸和本来就深色的皮肤像是要融进这个室内的黑暗里。


....




我操他说谁是妹子呢?!


 


【5】


第二天早上,法比奥是被跑来要硬币的克里斯弄得一头雾水。


葡萄牙人破天荒地起来没有去跑步没有去晨练,而是砰砰砰砰把他的门敲到整个走道都能听到。


“法比奥...上次你收到的那个硬币呢?”


他愣在原地想了半天,从他窗台的花盆边上拿来了给他。


克里斯向半空中抛了一下,接在手背上,用手盖住再打开看。


正面!


他把硬币还给法比奥,兴匆匆向门外跑去。


“晨练?”


“不...我买早餐去。”克里斯说着。


“买早餐?”


“对。硬币是正面的,所以我要去给小鲷鱼买早餐!”最后这句话是从走廊上传来的。还有蹬蹬蹬蹬远去的,这个学校第一第二第三射手的脚步声。


法比奥坐在自己床边上望着没有给他带上的门愣了愣。脑子里整理了半天还是没有搞清楚他的好友到底是个什么逻辑。


 


因为这个硬币两面都是正面的。


 


End.


——


*他们从短袖子,聊到白胳膊,聊到全裸体,聊到泰坦尼克号,聊到电影里把妹的方法,聊到美丽心灵。


这里给迅哥儿道个歉...


*他还记得梅苏特讲的那个稻草人的故事


梗的出处来自阿尔帕西诺的电影《稻草人》,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阿尔演过教父和闻香识女人,所以他整个人都给我一种...深红色几案的感觉...【。再加上他年轻的时期差不多是70年代,总觉得能把他那个时候的电影找来看的人...除了花痴以外都带有一种怀旧又文艺的气质吧。【雾。

评论
热度(67)

©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