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穆拉本命谁拆跟谁急

[穆拉] 看我发现了什么 (一个短篇

好萌pwo

Faust1621:

crispme:



  写这个天真快乐的故事时整个人都被自己萌到了。为了从长篇里一场难写的分手戏里换换心情,我花了一晚上写了这个😂


  烂俗的梗,答应我看完不要放弃我,好吗😂


  一个暗恋被发现的故事,架空,很蠢,很蠢,很蠢😂


  (以及生竞狗的怨念……


  清晨,微凉的露水浸湿了尾巴边缘柔软的棕色,他掀开盖在身上的橡树叶,从树洞里跳了出来。被阻隔在云雾后的光线很微弱,但还是有点头晕目眩,踉踉跄跄地跳了两步之后,终于找回平衡。


  由此,Philipp.Lahm得出了一个结论,松鼠果然是比人类脆弱的生物。虽然他才当了半天松鼠,但已经对小动物产生了深切共鸣,决心等自己变回人类以后,一定要办一个保护小动物基金会。昨天晚上的雪可真吓人,他一边挑不会被埋在雪里的路一边想道,幸好自己原本就要去机场,走之前已经把家里的门窗关好了。


  经过一晚的分析,他推理出,既然自己能在点背地开车撞树之后,忽然换到一只松鼠的躯壳里出现在另一个鬼才知道的地方,应该也就能换回去。但问题就在于是一天之后变回去,还是一年之后才变回去。


  虽然视觉年龄十八,但对实际年龄三十一心理年龄可能更甚的Lahm来说,时刻保持冷静,观察形势伺机而动是基本修养。


  近旁有户人家,花园的铁门上白漆剥落,四面种着可以想象夏天里有多美丽的蔷薇花墙。没什么时间考虑,他从缝隙跳过栅栏,穿过草坪上冰冷的新雪,顺着杂物跳进了嵌在玫瑰色屋子上的小窗。


  需要找到食物。他翻开心中的生存手册,同时浏览着房子里的构造。于是Philipp遗憾地发现屋主人似乎乐于收拾,房间虽然只能算一般的整洁,但没什么落在外面的食物可吃。


    嗅一嗅空气,他忽然闻到了不容忽视的糊味。


  “该死!又忘关火了……啊啊我的洋葱汤!”


  一个人一边大嚷大叫一边风风火火地从楼上跑了下来,听脚步可以判断对方行动不便,因为落地皆是单脚跳的声音,一路叮叮当当。还剩几级台阶的时候,甚至直接摔了下来,听声音惨不忍闻。


  眼看着高速移动的身影晃进厨房,Philipp.Lahm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等等,这乱糟糟的卷发,这扭曲的笑容,还有墙上拜仁的大旗……


  Thomas.Müller从厨房跳出来,视线望向窗台,一人一松鼠四目相对的时候,Philipp的心跳好像骤停了一下。


  “你找不到吃的了吗?”Thomas.Müller一脸抱歉地抓了抓头发,很快又露出阳光的微笑,挥挥手示意他等一下,“吃穿心莲么?不不,我是指西兰花,还有……”


  哦,这应该就是Bastian部里那个三年就涨到顶薪的孩子,据说很多难题都是他解决的,其他人编不下去也都是去找他。


  作为财务总监的Lahm只见过他几次,大抵是确认了这么优秀的青年是确有其人,又有才华又礼貌周到,据说还是活跃气氛的小能手。


  “榛子你可以吃对吧?”阳光照在他的鬓角,轮廓被镀了金的青年忽然扭头一笑,抽出一袋坚果。在这个美好的时刻一个失手,不得不动作狰狞地趴到地上,把袋子从桌子下揪出来。


  然后他一步一挪地回到客厅,身体落向了柔软的沙发。青年穿着一身略显拖沓的睡衣,笑容和小熊图案一样温暖,坐在小几边对着榛子壳犯难。Philipp这才注意到,他的右手上一样缠着绷带,导致他在看Müller敲榛子的时候很揪心。


  好心的青年剥好了壳,倚到墙边把榛子送到他面前,同时小心地保持着距离。


  几分钟后,Philipp算是吃饱了坚果,挥了挥手,不,抬了抬爪子道了谢。然后转身往原路跳回去。


  背后忽然传来一个声音,语气有点着急。“别走啊小松鼠我一个人很无聊——”


  Philipp那一向很娇小的背影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往杂物上跳,一级级地落下去。


  “……不能陪我过完圣诞节再走吗。”


  ……


  这次Philipp是真的有点心软了,犹豫了一下,一咬牙又跳了回去。




  很快Philipp就明白了,这个小伙子是在骑行的时候把自己摔成了现在这德行,因为腿骨折了不方便回去,又不想让家里人过来接自己,就撒了个谎没回家过节。可能还是摔得有点重,不想让家里人在过节的时候还要照顾自己,觉得太添麻烦,就干脆自己过圣诞节。


  “我有个表姐小时候老和我打架,”Thomas一边研究着啮齿类动物营养餐,一边对Philipp念叨,虽然实质上是自言自语,“她今年从国外回来过节,上帝作证,我绝对绝对不想在轮椅上见她。”说完还重重地点了点头,增加可信度。


  到了晚上,由于Müller不知道松鼠应该睡在哪,又用拙劣的手工搭了个特制床。再由于他害怕Philipp摔下来,还加了一套五花大绑,一直很淡定的Philipp也有点受不了了,用双爪双脚以及尾巴牙齿强烈抗议。


  Müller疑惑地皱皱眉,抬起绑着绷带的手揪了揪自己的头发,忽然幡然醒悟,“我明白了,其实你想和我一起睡对吧?”


  松鼠先生翻了个白眼,到底是谁告诉他Thomas.Muller很聪明的?于是,再抬头看见Thomas无赖的笑时,淡定松鼠更加不为所动了。


  入夜,房间里静得诡异,只有黑暗源源不断地涌来着,犹如恶魔的呼吸。在十多年前,Philipp还有点害怕夜里独自入眠,不过如今的他,倒也算是饱经风霜了吧,自然知道比起黑夜,比起孤独,比起失败,还有很多更可怕的事情。


  听了几个小时的寒风呼啸,他感受到,在冬天的夜晚睡在温暖的被窝里简直是最幸福的事。


  旁边的青年睡得不是很沉稳,呼气声不时还有点混乱,大概做了什么噩梦。他悄悄把尾巴从脸上挪开,就着一点月光,跳到了Thomas的手机上。


  如何打开锁屏真是一个大难题,他希望明天Thomas看到手机上的牙印不会有什么怀疑。


  密码……只能赌了。Philipp试了两三个同事们常用的密码——至于他是怎么知道的,当然,任何人在他面前输一下密码他都能知道,这就是洞察力嘛——虽然全都不对。奈何他不知道这孩子的生日,最后一次机会时,他突发奇想地试了试自己的生日。


  对了。


  所以,这个Müller要么是懒得可以,要么就是和自己一天生日……前者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他花了两个小时才搞定短信,因为爪子实在是不利落。重新窝进毯子里,Philipp睡前想的最后一件事,是希望家里人能体谅他这个开车撞了树的人再失联几天。




  后来他发现,这个Müller原本可能并不是学计算机的。理由是他每天都在给自己唱一些奇怪的小夜曲。


  其实刚开始还比较正常,因为儿歌,他也是听过的。


“一二三四五,上山打老虎,老虎没打到,打到小松鼠~”


  第二天的歌是这样的。


“小松鼠,白又白,割完动脉割静脉,一动不动真可爱~”


  不仅常识性的问题搞错了,而且内容也有点血腥啊,Philipp不禁一抖。


  第三天是Müller自己作的一首诗。


  “小松鼠,让我带你去闻,


      阳光下,螨虫的尸体


      雨后,放线菌的芬芳……”


  但,从内心来讲Philipp觉得,那个叫Thomas的青年讲的这些东西还是很有趣的。可能他自己的品味有点奇特,和Thomas正好臭味相投。不过Philipp从心底里觉得,这个小伙子真是个不错的人。


  


  有一次,Müller去够最顶层的书时几乎碰翻了书架,一个盒子掉了下来。“哈!也许我可以用这个搭个松鼠游乐园。”Philipp好奇地凑过去一看,发现竟然是不知多少年前的麦当劳玩具。


  有时候他会忽然跑起来,一瘸一拐地飞奔,导致原本坐在他肩上晒太阳的松鼠被狂风吹乱了毛型,死死抓住他的领子才没掉下去。于是Philipp发誓将来绝对不再坐过山车。


  但总体来讲,这个看似闹腾的人独处时,却意外地是个比较安静的家伙。


  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另一个秘密——Thomas.Müller暗恋一个人。


  有时候他会在阳光明媚的午后忽然沉默,走到窗边,任由被风吹起的窗帘把他埋住。


  会忽然在夜里爬起来,就着手机的光在纸上写两句什么,然后回到被子里,瞪着天花板不睡。


  经常收到不知出处的告白信息,然后以独特的方式让别人觉得被拒绝了还是很开心,并光明正大地说“抱歉,我有喜欢的人”。


  有喜欢的人但这个人从来没出现过,多半就是暗恋了。看不出来,开心果也有埋得这么深的感情,看来一定是非常喜欢这个人。可能这个人和他客观条件上不是很搭,所以他不能说出来。或者这个人不喜欢他,他不想做无用功。也可能这个人很善良,会因为拒绝了Thomas而费神,Thomas不想添麻烦。


  总之以他精确的分析,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只可惜,除了赞叹自己的机智,还有那么点心酸。


  Thomas.Müller,对着一只松鼠都能聊起来的人,几乎三分之二的时间在笑或是说话,另外三分之一的时间睡觉,并在此同时进行那三分之二时间里的工作。很喜欢逗别人开心,是难得一见的热心肠,同时又真诚坦白。按理说,各方面都很老成,应该是理智过度到麻木的人。


  假如一个人年纪轻轻却体贴周全,会不会太累了。他很心疼这个年轻人。


  不过每当Thomas笑起来,Philipp悬着的心就又落下来了。也许他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老成,只是恰好,做得这么好而已,实际上没费多大力。对Philipp来说,这个理由虽然还是有点单薄,但毕竟,他面对的人可是Thomas.Müller。


所有迹象都表明,这个发光发热的男孩有点不一样。



  


  关于这段时间的生活,Philipp没什么计划,只是在默默等待时机而已。因为自己随时有可能变回一个人,不得不时刻警惕,果然,他即使当一只小动物也不轻松。


  让这段等待变得不那么痛苦的是,在不到一周的时间里,他却有幸了解一个人。


  Thomas.Müller,二十五岁,大概六尺零几寸高的样子吧,这类特征从啮齿动物的视角实在看不清。喜欢打高尔夫,喜欢打乒乓球,还喜欢打扑克,Philipp惊喜地发现其实两人有很多爱好重叠,假如自己还能变回去的话,应该去找Müller 切磋一下。


  


还有一些是Philipp自己推出的结论,比如,喜欢蛋清落到热油里“滋滋”的响声,喜欢玫瑰木椅子的香味,喜欢画着夜晚海边的灯塔的明信片……喜欢看一些年代久远的喜剧电影,喜欢看天空台转播的体育比赛,喜欢听乱七八糟的音乐。至于他讨厌什么,倒是很难看出。


  其实有时候,Philipp觉得就算变不回去了,在Thomas家度过一只松鼠的生命也是不错的,因为这一定是一场很快乐的休假。


  Philipp在娱乐别人和娱乐自己的方面都没什么天赋,据有些人说,自己一直是个挺无聊的人。总而言之,在找乐子方面他不大开窍,Thomas倒是很擅长。


  他和Thomas的性格倒挺互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吓了他一跳。


  12月24日那天,Thomas很早就出门了。于是松鼠无所事事地在家里闲跳。


  已经第五天了,荒唐的游戏还没有结束,Philipp又默默叹了口气。想到自己能不能变回去还没有着落,他就有点不淡定了,于是更加精神萎靡。他想起昨天Thomas自己看书,一直笑到两点才睡,今天竟然又活蹦乱跳地起来了,果然这就是传说中睡得很少也能有精神的人吧。唉。


  某人粗心地忘了关窗户,风灌进窗帘里,鼓动的布料拍倒了桌上一拍相框。Philipp从床头柜一路向上,终于在下一阵风吹过来之前,压住了拂动的窗帘。


  嗯?Thomas的抽屉没有关啊,他的纸片都被吹出来了。仔细一看,全是些不知道从哪的本子里撕下来的纸,有的已经泛黄,有的看字迹模糊程度,至少被撒过三次水。


  “哈,Thomas,看我发现了什么!”他在心中愉快地吹了个口哨。


  本想帮Thomas把纸片踹回抽屉里去,视线一触及上面的文字,他就愣在了原地。


  “今天去报道入职的时候,他和我握手后说’相信你前途无量’,我正要回答,他已经在和下一个人握手说祝词了。看来下次我的反应得快点。”


……


  “今天下暴雨了。路过他办公室的时候听到他说没有带伞,我敲了门,把伞丢在门口就跑。然后一路大笑着从雨里跑了回来。我猜他一定打伞了,因为第二天我得了重感冒,他笑起来还是像平时一样好看。”


……


  “我遇到了他的秘书,手里有一沓文件要粉碎。因为我洞察力好,发现有一张纸上的字是他写的,就编了个理由要了过来。现在我看到这张纸上的字迹,还是觉得很开心。”


……


  “他穿衬衫或者一些T恤的时候,总会把扣子一直扣到头,看起来很热,不过我很喜欢。昨天大家跳舞的时候,他拿着酒杯路过,说我穿这身衣服很帅气,我高兴地多喝了几杯。然后Manuel开车把我送回来了,今天头还是很疼。(看到这,他被Thomas逗得尾巴都笑疼了)”


……


  “我觉得他可能是喜欢Bastian,听说Bastian要出差半年的时候,他一下午都没说话。虽然我也非常难过,不过我知道Bastian肯定会给我带纪念品回来的,还是有一点期待。”


……


  Philipp忽然觉得心脏一抽,看到他自己安慰自己的话感到有点伤心,同时感觉有哪里不对。揉了揉眼眶,他继续翻了下去。


  “我和办公室的朋友们一起去骑行,阳光很好,空气很新鲜,是个好天气。 但下午的时候,在铁轨附近一条特别窄的路上,有一辆不知道超速了多少的货车开了过来。我不知道自己当时在想什么,下意识地把Basti往外拽,然后自己不小心滚下了旁边的斜坡。


  啊,骨折真的很疼,不过Basti过来谢我的时候,看到他还好我就开心地笑起来了。因为这样Philipp就不会担心了。但Holger他们都以为我摔到脑子了,Sad。”


……


  “今年的圣诞节又得一个人过了。


  其实偶尔,我会希望他能陪我过一个圣诞节。”


……


  “不过我捡到了一只松鼠,有点傻傻的,很可爱……:D”


    Philipp看得一会想哭一会想笑的,觉得Thomas简直是一个天才。看他乐观的自我宽慰时很想笑,但那些傻事又看得禁不住地鼻酸,此时终于彻底忍不住流下眼泪。视线模糊得厉害,喉咙里像被塞了酸梅,抽噎不止。


  原来前年的大雨是他给自己送的伞。原来Thomas每天晚上都会看一遍的纸上有自己的字迹。原来那天他在没有人踩过的雪地上,写的是“Philipp”这个名字。原来Thomas的骨折是这么摔出来的。原来有这么多他不知道的事。


  


  如果此时有人路过,看到一只松鼠在抱着一堆纸片痛哭,会不会被吓得开车撞树?不过他没什么时间思考这些了。


    世界忽然天旋地转,在失去意识之前,他只想到了一件事。


  


  对不起Thomas,我不能陪你过圣诞节了。




   醒来的时候,医生告知Philipp,他自己把自己撞成了脑震荡。于是他休息了几天,还惊动了妈妈过来看他,那几天不停的唠叨,他可能要终生难忘了。


  重新回到公司上班的时候,他的健康已经恢复,但心里始终有一些事放不下。


  Bastian来向他道别的那天,他装作无意地问起他们部里的Müller。


  “哦你说Thomas啊?他前段时间摔骨折了……圣诞节的时候好像丢了一只松鼠,又难过了好几天,还生病了。估计过两天才能回来上班了。


  就这样,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在等待Thomas出现的那几天,他忽然体会到了等待一个人的煎熬,但他等的人却始终没有出现。本以为,自己不会再喜欢一个人,也不会再期待一个人了。


  第四天的时候,秘书终于告诉他Thomas.Müller来上班了,他按捺住激动的心情,让秘书把他叫过来。


  找个理由把他叫过来不难。Thomas站在他桌前等他开口的时候,Philipp观察到他右手的绷带已经拆了,但石膏还没拆,竟然就这么来上班了,真会让别人担心啊。


  “Lahm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么?”Thomas礼貌地问道,端端正正站在桌前,从表现完全看不出异常。藏得很深啊,Philipp不禁感叹。


  Philipp双手交叠放在桌上,笑着看着他,导致青年表情变得有点不自在,对他如沐春风的笑容感到困惑。过了一会,他站了起来,走到Thomas面前。然后又有点后悔,因为他不得不仰头说话了。


  “Thomas,”听到自己叫了他的名字后,Philipp看到Thomas明显一愣,他忍不住笑得更开心了,“其实……那个……我不喜欢Basti。”


  现在Thomas的表情可以说是目瞪口呆了,Philipp非常满意。


  “还有,假如我能休假的话……你愿不愿意明年圣诞节的时候和我去国外滑雪?”


  几分钟后,Thomas的表情还是定格在呆滞的状态,Philipp绕着他走了几圈,等着他恢复过来。果然Thomas不负众望地恢复了语言能力,并渐渐浮现出一个不破坏气氛的笑容(没有把牙龈笑出来)。Philipp正要拍拍他的肩膀,忽然感到一阵失重,被Thomas抱到了空中。


  “Philipp我要送你一条我祖传的染色体!!!”


  被Thomas的儿歌熏陶过的Philipp觉得,这个告白其实,还挺可爱的。


End.


评论(2)
热度(113)
  1.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Faust1621 转载了此文字
    好萌pwo

©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