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穆拉本命谁拆跟谁急

【豆腐丝】卧底

+抱着拉姆举高高+:



豆腐丝




不是纯属意义上的黑道和卧底




天辣越写越奇怪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第一个写豆腐丝ooc肯定超级多,先放一部分。




莱万记得他第一次见到罗伊斯的时候是在路边的一个小吃摊上。微皱的眉头似乎带着说不尽的烦恼。莱万站在旁边,低着头拼命的往嘴里塞东西,时不时偷偷看一眼罗伊斯的侧脸,然后又飞快的收回视线。




”你好。“莱万的耳边响起问候声,他猛地抬起头,视线正好对上罗伊斯的眼睛。他把满嘴的食物咽下去,擦了擦嘴,”你好……嗯你好。“




”能借我点钱吗?“罗伊斯揉揉肚子,”我有点饿了,但是没有带钱、“




”好,好的。“莱万掏出钱包,把里面所有的钱全都拿出来塞到罗伊斯手里,然后转身就跑了。他跑了很久,直到气喘吁吁的时候才停下脚步,弯腰撑着膝盖大口喘气的同时想着刚才那人的脸。




”笑得真好看……“他这样想着,嘿嘿傻笑起来。




莱万第二次见到罗伊斯的时候刚才警校毕业。他跟在管家身后走过盛开着大片白玫瑰的花园,最后在一间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大门前停了下来。他瞪着大门,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脑海里除了管家的说话声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进来吧。”莱万听着里面传出的声音,觉得很熟悉,却又想不起来。




管家推开了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宽大的背椅和一个头顶。心脏突然猛烈的跳起来,走过去转过背椅,却发现那只是一顶假发。

……




莱万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管家无奈的摇摇头,招招手示意他跟在后面,绕过一个巨大的书架过后,发现那名传说中难缠的小少爷正坐在地上……打FIFA?




“好久不见。”坐在地上的人转过身,冲他扬了扬手里的手柄。




“……好久不见。”莱万有些发愣。他刚刚从警校毕业,哦不,还没毕业的时候就从各种不同的人嘴里听说过罗伊斯的种种事迹,这个年纪轻轻就上位的大少爷有着异常敏锐的眼光和毒辣的手段,短短几年之内就收复了他们家族失去的市场,甚至垄断了大半个欧洲的军火走私。




管家礼貌的欠了欠身就退下了,大门被关闭的轻微咔擦声才把莱万胡思乱想的思绪收回,他瞪着罗伊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你玩FIFA吗?“




”你吸毒吗?“话音刚落莱万就恨不得抽死自己,让你嘴贱!




果不其然,罗伊斯笑起来,他放下手柄,看向莱万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揶揄,”我贩毒,但并不代表我吸毒啊。




……




“你在想什么。”车刚停在码头,莱万就听到旁边的人出声询问,他摇摇头,“我只是突然想起了我们刚刚相遇的时候。”




”哦,是吗。“罗伊斯不再说话,他刚下车就有等候在一旁的下属为他撑起伞。罗伊斯抬头看了看天,阴霾的云层沉沉的遮蔽了天际,风很大,呼呼地刮在脸上像被刀割一样疼。




莱万跟在他身后踏上库房的瞭望台,接过下属的望远镜向海面看去,一艘货轮正缓缓向他们驶来。货物被覆盖了一层厚厚的油布,莱万眯起眼,没几个人知道这艘船上载着上万的毒品,看来这几年已经完全取得了罗伊斯的信任。侧头看了看他的侧脸,发丝被风完全吹散,凌乱的打在脸上,看不出罗伊斯到底在想些什么。




“狙击手已经全在高处就绪。”




罗伊斯点点头,“虽然说站得高不一定看得远,但有准备总是好的。”




莱万抿唇,伸出手掌覆盖在罗伊斯的手背上,一下一下,像是要抚平他暴起的青筋,“这种生意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这次紧张了?”




罗伊斯猛的放松了绷紧的肩膀,他盯着海面,缓缓问道,“我对你怎么样?”




莱万有些莫名,“很好啊。”




罗伊斯张嘴想说些什么,却又止住了,他摇摇头,“交货时间快到了,我先下去了。”




大步下了楼梯,莱万看着他的背影久久没有转移视线。手腕上的钻石手链微闪了下绿光,莱万扯下项链随意的往后一抛,脸上得表情定格在了一个冷笑的弧度。




今晚可不止你一个准备好了。



评论
热度(30)
  1.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抱着拉姆举高高+ 转载了此文字

© 跳起来揉队短的头毛 | Powered by LOFTER